Citi

Final Project

发布了长文章:Final Project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Final Project》

立体主义 Brief

Brief





Defination:


Customer:生活在三维空间里并且习惯三维透析的我们

Living in the three-dimensional space and our custom 3 d dialysis

Purpose:换个方式看自己See ourselves differently

Audience:   普通大众,对色彩敏感,猎奇心理强

The general public, sensitive to colour, strong curiosity

Function: 向观众传达不同的描述事物的方法

To convey to the audience different ways to describe things

Who:  形色匆匆的上班族 Office worker  in a hurry

When:四月 Apirl

Where:    广州地铁站 Guangzhou metro station

What:  自画像宣传海报 Self-portrait posters

How:    地铁海报粘贴处 The subway posters pasted


Classify:


Key:    同一平面内展现多面事物 Show many things in the same plane

Essential:  人物自画像的色彩情绪 Character portrait color mood

Detail:   宣传标语,change your eyes,different in your mind.


【图画现代主义】海报总结

我把收集到的海报在桌面上排列,企图通过远看看出一点点异同。发现,可以通过底部的颜色分类,并且底部的颜色多为暗色。以下是我每一张的分析以及总结不同底色的特点。


通过对以上特点的再次总结,我发现

1除了黑色底的以外,其他多有框框住字或框住画

2产品颜色与背景为对比色是,框住字

3产品颜色与背景对比度低时,字用黑底框住

【日常撕逼】达达主义与道家老子



达达主义是二十世纪初在欧洲产生的一种资产阶级的文艺流派。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它首先产生在瑞士。

1915年秋季,几个流亡在瑞士苏黎世的文学青年,包括罗马尼亚人特里斯唐·查拉、法国人汉斯·阿尔普以及另外两个德国人,他们在伏尔泰酒店组织了一个名叫“达达”的文学团体;1919年,又在法国的巴黎组织了"达达"集团,从而形成了达达主义流派。

我对于达达主义怎么来的,名字多么朗朗上口其实不感兴趣。只是一点,下午和我们何仙姑的一番讨论让我对于战争有了一定的思考。

达达主义诞生于战争中期,1914到1918是一战,达达主义横跨一战,从1916到1923,仅七年的时间,是一群极其愤怒也极其弱小的人组成的。最开始,我们的定义是达达主义是一种叛逆,倡导无政府、虚无的理念。你所有说对的东西,我反对;你所有说好的东西,我认为不好;你所有好的艺术在我眼中是垃圾。这就是我看到的达达主义。

于是,我提问,在战乱之中,人们不是经常会制造一些美好的假象,安慰贫苦的人们未来会和平会安好的吗?

可是想想,安慰的话,总是那些成熟的人说出口的,会哭的孩子还是有糖吃的。而但是的小人物们,在战争的角落里,都是那些看不见未来的可怜的人啊。儒家面对逆境,逆流若上,道家面对逆境,我归隐上林,不争豁达。

达达主义,反对一切,也逃避一切。是一种绝望却没有达到豁达。

这让我联想到道家老子。春秋战国百家争鸣,道家提出“无为无不为”,一切都终归混沌,一切都是虚无的,而物极必反等等。

达达主义与其相似的地方在于,认为一切都是虚无的,也许正是因为太过于消极,达达主义的成员们太过于压抑且找不到希望,才会使这个主义那么快消亡。

不同在于,道家虽然主张归隐,无为,但重点在于不争于世,以柔克刚。

也许并不是有心的,只是刚好聊到了,想起了,就记下。


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









以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为中心的格拉斯哥学派代表了英国“新艺术运动”的发展水平。对德国青年风格和奥地利分离派影响很大,为现代主义设计的发展做了有意义的铺垫

【摘录】文学回忆录 ——历史与艺术

  《文学回忆录》分为上下两册,讲的是世界文学史和中国文学史。且不说书中故事多么生动,就连书的由来故事也是动人的。《文学回忆录》不是谁著作的书,而是两个亦师亦友的人之间的交流。在木心困苦的那段时间,陈丹青组织了木心大师授课的事项,并且每一次课都到场都做好笔记,风雨无阻。木心从没有写过《文学回忆录》,仅是授课内容,而陈丹青也不曾创作过《文学回忆录》,仅是笔记。说来也是奇谈,陈丹青和木心大师都是美院出生,一个在中央美院,一个在上海美术学院。

    而在历史中,也有关艺术的解读。

“西方有历史学家克罗齐,被我们成为唯心史观。克罗齐提出历史与艺术有相似性。他说:

一,艺术不是抒发官能快感的媒介。

二,也不是自然实事的呈现。

三,也不是形式关系系统的架构与享受。

艺术不是情绪的活动,而是认知的活动。”

    书中的木心大师认为,他不完全同意克罗齐的观点,而艺术家应有点历史知识。“历史学家要的是“当然”,艺术家要的是“想当然”。”

    其实不止我,应该在大多数人眼中艺术是千人千面的,而考究是严谨刻板的,考究有对错,艺术没有。木心把历史和艺术和考究结合了起来,说司马迁是最理想的历史学家,“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尽管赞誉极高,但木心仍能说了几处司马迁的坏处,“历史局限性”。

    每次看到面对大师大作还无顾忌夸奖还能回过神审视某些锱铢必较才能看出的“局限”时,总觉得十分的高大。

    也许这就是智慧控吧。



从最开始理解错作业问题

从文字含义的形状出发

转变到现在的利用错落突出主题